广仲新闻

扫描二维码,下
载手机客户端

咨询/服务

电话:(020)83287919

传真:(020)83283771

邮箱:website_gzac.org ( _=@ )

您的位置: 首页 > 广仲新闻 > 图片新闻


工作日就先别“姚头叹琦”了,体育仲裁了解一下?
发布时间:2019/9/11 11:30:01   阅读数: 613

最近正在举行的篮球世界杯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中国队队员们的一举一动也频频登上微博热搜。足以可见,电视转播技术的发展、社交网络平台的普及、体育迷的热情都让大型体育赛事呈现出与日俱增的影响力。

    不过除了“姚头叹琦”之外,作为一名法律人还可以关注到的是,随着参与体育活动的人数不断扩大,体育明星的涌现以及体育比赛商业化的蓬勃发展,导致了体育纠纷也日益增加。

以仲裁方式解决体育纠纷

    一般而言体育纠纷可以分以下几种类型:第一类是涉及体育活动的纯商业性纠纷,如因体育赞助产生的合同纠纷、电视台体育转播权纠纷;第二类是体育组织与其成员之间的纠纷,多涉及劳动关系,通常发生于运动员转会期间;第三类是体育组织之间以及体育组织上下级机构之间就权力问题、处罚问题出现争议;第四类是体育主管部门对其运动员因违纪而采取惩戒措施导致的纠纷,如运动员因服用兴奋剂而被体育组织禁赛等。现代社会可供选择的纠纷解决方式不少,考虑到竞技体育具有较高的关注度、较强的时效性和专业性,体育规则及裁判准则具有全球统一性,因此如何才能公正及时地解决体育纠纷成为人们关注的问题。

    仲裁以其程序灵活性、简便性与快捷性,仲裁员的专业性,费用的低廉性以及裁决承认与执行的国际普遍性著称,仲裁在国际商事领域的成功与成熟提高了仲裁在各国的接受程度。所以,以国际商事仲裁为蓝本的国际体育仲裁能够符合竞技体育中要求纠纷以低成本高效率方式得以解决的需求,因而在众多纠纷解决方式中脱颖而出。

国际体育仲裁院的特色仲裁服务

为了建立一个国际体育纠纷审查的集中机制,在前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先生提议下,国际体育仲裁院(Court of Arbitration for Sports,简称CAS)于1984年建立,并作为国际奥委会的一个下属机构。1993年瑞士联邦最高法院在一个裁决中认为CAS和国际奥委会之间的广泛联系必须引起注意,为了回应体育界对其中立性的质疑,国际体育仲裁院于1994年进行改革成为一个永久且独立于任何体育组织的仲裁机构。及至目前,CAS已经是仲裁体育争议的首选场所,在业界树立起绝对的权威。

可提交CAS进行仲裁的事项几乎没有受到限制,CAS章程载明其受案范围是“在体育领域发生的所有争议”,也就是说该组织可以受理直接与间接和体育相关的争议,包括商业方面和纪律规范方面的争议。CAS由普通仲裁部门、反兴奋剂部门以及上诉仲裁部门组成,CAS的普通仲裁部门提供的是典型的仲裁服务,此时它与其他主要国际商事仲裁机构没有太大不同。真正让CAS声名鹊起的是它为当事人提供的上诉仲裁服务,这是CAS作为国际体育世界的最高法庭,站在客观中立的角度上构建起的与各体育组织内部救济程序相衔接的外部仲裁机制。上诉仲裁程序适用于那些已用尽体育联合会、体育协会或体育组织的所有内部救济仍不服其作出的初裁当事人主要解决因体育组织的纪律性决定而产生的争议,例如兴奋剂处罚、运动员参赛资格等。尽管与国际商事仲裁一裁终局的制度背道而驰,但它的启动受制于很多苛刻的条件,上诉机制的设立一方面想要通过外部中立救济机制为当事人提供一个接近仲裁救济的机会另一方面外部救济的谨慎介入也是尊重体育组织的行业自治的需要

  上诉案件近年来已经占据了CAS大约90%的工作量,其特别之处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与根本上取决于当事人意思自治的商事仲裁不同,体育仲裁本质上具有强制性,或者至少不是真正的协商一致。根据《CAS体育仲裁规则》第 R27 条的规定,CAS上诉的仲裁协议在形式上包括有关体育组织内部章程或条例中规定的仲裁条款、体育联合会或协会与运动员所签署的注册许可合同中规定的仲裁条款等,很明显运动员在签署时没有任何协商或谈判的余地。鉴于竞技体育运动的天然垄断性以及奥林匹克运动呈金字塔式的结构体系,运动员为了能够取得参加比赛的资格只能选择签署协议、同意仲裁。一定程度上CAS上诉管辖权的确立是基于拟制的合意,即国际体育组织在章程中规定将与其有关的争议交由CAS仲裁的条款可以视为接受管辖的单方面要约,当体育组织的相对人(例如运动员)启动上诉程序时,就构成为对上述要约的接受。继国际足联和国际田联于2002年承认CAS管辖权后,现在所有的奥林匹克单项体育运动联合会的成员都已承认了CAS管辖权。

  其次,CAS上诉部门有权审查一审裁决的事实和法律。上诉部门可以作出新的裁决取代旧的裁决,或将此裁决移交给原来的决策者。尽管会有额外的时间和花费,但考虑到许多上诉到CAS的裁决是由不完全独立于CAS的机构作出时,如国际奥委纪律委员会,给予当事人在上诉时被充分审理的机会不仅可以减轻其对一审机构的决定缺乏独立性的担忧,而且有助于纠正任何可能在一审中发生的程序错误或违反正当程序的情况。上诉部门的这种做法也是近年来CAS越来越受到欢迎的原因之一。

      最后,CAS上诉机制另一个显著的特征是CAS先例正日益成为案件裁决的基础,这导致CAS判例法的出现或称之为体育法的发展。尽管国际仲裁中并未确立“遵循先例原则”,但由于体育独特的魅力和价值,加之在媒体的助力下,体育仲裁的结果往往受到多方的高度关注产生了提高程序透明度的需要,最终促进了以CAS为代表的机构在其官网站上定期公布裁决,除非当事人选择不公布。于是CAS下的判例明确提出并发展了若干体育法原则,如兴奋剂案件中的严格责任原则,这为体育仲裁领域的法律决定提供了更大的一致性(包括非CAS管辖仲裁的当事人)。

 CAS成功地提供了一种上诉机制,它通过允许上诉和利用已产生的判例脱离了传统仲裁制度的终局性和保密性原则,作出了符合体育特性的变化,当前国际社会已经基本接受了CAS覆盖奥林匹克运动以及反兴奋剂的仲裁体系,成为形成、推动、监管全球体育法的核心主体。CAS为当事人的体育争议提供独立、专业和公平的仲裁服务,展现出了仲裁作为一种替代性纠纷解决方式蕴含着巨大的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