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仲新闻

扫描二维码,下
载手机客户端

咨询/服务

电话:(020)83287919

传真:(020)83283771

邮箱:website_gzac.org ( _=@ )

您的位置: 首页 > 广仲新闻 > 图片新闻


谁在说谎?翠花与二娃的借款罗生门
发布时间:2019/9/30 17:06:05   阅读数: 558

一、翠花与二娃的“罗生门”

二娃与翠花系同窗好友,但今日,他们的“友谊小船”说翻就翻,二娃一纸诉状将昔日好友翠花告至法院,要求翠花归还10万元借款。

二娃诉称:201711日翠花因店铺扩展缺乏资金,向自己借款10万元,作为同窗好友,我自然是倾囊相授,把自己攒了数年的10万现金当场借给翠花,我本来没打算要什么凭证,但翠花执意要签一份借款合同,约定了借款期限和利息。

我当时还暗赞翠花敞亮,没成想知人知面不知心,期限届满后我跟翠花要钱,翠花先是推托没钱,后来更是矢口否认,称从没收到过钱,万般无奈之下只得诉至法院!

法官听完义正言辞的二娃,转向翠花

翠花辩称:冤枉啊!

201711日年我确实因店铺扩展缺乏资金向二娃借款,二娃一开始答应了,不过眼下没钱,需要10天周转,并且说他得给老婆交代,要我签一份借款协议。我一听能借到钱,自然是大喜过望,当下就签了借款协议。

可一个月都过去了,借款还未如期到账,我去找二娃,二娃惭愧地说家有悍妻,不允许自己借钱,直接把合同撕掉,还跟自己大吵一架。闻得此事,我也不便多言,回家后把我那份合同扔掉,准备另谋他法。没成想二娃不借自己钱就算了,还倒打一耙、颠倒黑白!

翠花与二娃一个义正言辞,一个声泪俱下,在这种仅有借款合同而无任何交付凭证的情况下,请问应该如何处断?

那仅有借款合同,能否证明借贷事实的发生?

这并非“如何证明你妈是你妈”之类的无理取闹,而是很严肃的具有理论和现实意义的法律问题。

在日常生活中,相较向金融机构借款,人们更倾向于具有门槛低、时间短、更灵活等优势的民间借贷。因为是熟人之间的金钱往来,所以并不太注重各种形式要件,全凭一腔义气。但有的时候义气并不靠谱,各式各样的纠纷随之而来。

翠花与二娃的纠葛只是简化了数倍的普通案例,司法实践中的纠纷往往更加波云诡谲。

二、真实案例告诉你,仅有借款合同可不行

宋某、杨某民间借贷纠纷再审民事判决书

【文书来源】 中国裁判文书网

【审理法院】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2018)鄂06民再73 

案情简介:

上诉人宋某与被上诉人杨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襄阳市襄城区人民法院于20131224日作出(2013)鄂襄城民二初字第01977号民事判决,判决宋某向杨某返还借款本金并支付利息,判决该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该院于2018831日作出(2018)鄂0602民再5号民事判决,判决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宋某上诉称:

1、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是借款人,以及上诉人认可借款的收款人为米霞的事实认定错误。本案中,上诉人确实是债务人,但是本次借款并未交付到上诉人处,而是交给米霞,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借贷关系因为出借人未交付借款而合同不成立。

2、原审适用法律错误。借款合同是实践合同,借款合同的签订只是意味着借款合同成立,但是否生效,却取决于出借人是否出借了借款,借款人是否收到了借款。本案中,被上诉人一直无法证明其将借款直接交付给了上诉人,对于民间借款合同,出借人有义务证明其借款交付的事实,这也是借款合同生效的依据。依照《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若干意见》的相关规定,仅有借款合同,而无借款交付的相关证据,无法认定借款合同是否生效,人民法院应当驳回出借人的诉讼请求。

3、程序违法。本案系襄城法院依职权提起再审案件,应当适用再审程序审理。

被上诉人杨某辩称:再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法院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民间借贷合同具有实践特征,不仅要有当事人的合意,还需有交付钱款的事实。本案中,宋某虽然出具了借据,约定了借款金额及相应的担保,但杨某无法提供其将借据上约定的款项交付给了借款人宋某的证据。杨某称其将款项汇给了案外人米霞,系经过上诉人宋某的同意,但杨某并未提供宋某委托米霞收款的证据,且借款合同中也未约定将出借款项交付给保证人米霞,故宋某上诉称杨某未履行出借义务,双方之间借款关系未生效的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原审仅凭宋某出具的借据即认定宋某为借款人并判决宋某履行还款义务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应予以纠正。由于本案的实际收款人系米霞,并非宋某,而米霞不是本案当事人,杨某可另行主张权利。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实体处理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百零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襄阳市襄城区人民法院(2013)鄂襄城民二初字第01977号民事判决和(2018)鄂0602民再5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杨某的诉讼请求。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三、争议焦点分析

上述案例的争议焦点在于原告杨某是否将借款实际支付给被告宋某,同时涉及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举证责任分配和证据认定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五条规定:“在合同纠纷案件中,主张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当事人对合同订立和生效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主张合同关系变更、解除、终止、撤销的一方当事人对引起合同关系变动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对合同是否履行发生争议的,由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此条规定要求借贷双方当事人不仅要意思表示一致,还要有出借人交付借款的行为,民间借贷合同才能生效。”

根据上述规定,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双方当事人的举证责任应为,出借人对双方之间存在借贷关系,以及出借方已将借款提供给借款人承担举证责任,借款人则对于其已履行还款义务承担举证责任。

借款合同不同于其他合同,不属于诺成性合同,是实践性合同。

要证明借贷关系的成立,需要申请人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借款事实的发生,仅凭涉案《协议》难以认定双方之间的借贷关系成立。

如果债权人仅提供双方当事人签字的借款合同一份,则只能证明双方当事人达成了借款的合意,借款合同成立。所以如果债权人无法提供其已经将借款交付给债务人的证据,则该借款合同虽成立但并未生效。

四、解决之道何在?

对于小额借款,如果当事人主张是现金交付,虽然只有提供借条一个证据,但出借人作出合理解释,按照交易习惯,一般可视为其已完成了举证责任,可以认定交付借款事实存在。

而对大额借款,出借人主张是现金交付,如其仅提供借据而未提供其他付款凭证,债务人对款项交付提出合理异议的,则要综合判断:要审查现金交付的金额大小、出借人的支付能力、交易习惯以及借贷双方的亲疏关系等诸方面的因素,并结合当事人的陈述、相关证人的证人证言及双方提供的其他间接证据,通过逻辑推理,运用生活常理判断。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73条第1款规定:“双方当事人对同一事实分别举出相反的证据,但都没有足够的依据否定对方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案件情况,判断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是否明显大于另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并对证明力较大的证据予以确认”,综合判断借款情况的真实性。

这样一来,举证的的难度较大,而且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所以,双方签订了借款合同,出借人最好是通过银行转账方式交付借款,转账后及时让借款人出具借条或者收条,方能有利于日后维权。

支付凭证是民间借贷案件中非常重要的核心证据,有时候即便是只有支付凭证也可以认定民间借贷关系的成立。

仅依据转账凭证能否认定成立民间借贷关系?

借款合同证明双方当事人之间达成借贷合议的意思表示、支付凭证证明债权人已将款项支付完毕,履行了合同义务。二者都是证明借贷关系成立的重要证据,最好能都准备妥当,如此才能切实维护好自身的合法权益。

最后,莫要遗忘我们的二娃和翠花,经过一系列地分析:

如果二娃没有其证据佐证已经向翠花实际支付了借款,那法院大概率上是不会支持二娃的诉求。